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刹那光影

2017年06月14日  点击:[]

刹那光影

单色的墙壁上缓缓的闪过放映机放出的画面,一帧一帧的不断变换,定格下多少令人难忘的记忆。刹那的的光影似乎就凝结在了这里,有欢笑有泪水。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孰不知是影中的人入了世还是世中的人入了迷。

在那个还是胶片定格时间的时代,一卷卷的胶片就是我们对那个时代最大的记忆。人们不得不放弃电影中无限可能的色彩,但他们并没有停下对色彩的追求。原来,黑与白之间也会有那么多的变换,也会如此的相映成彰交相成趣。依稀还记得《辛德勒的名单》中辛德勒在暴利和救赎之间的抉择,黑白的色彩论调下凝刻的是对那段无限沧桑时光的感怀之情和影片渐入尾声时那一抹刺痛人双眼的红。斯皮尔伯格正是用这样的光与影阐述了对那个时代的最强控诉,当一切希望都被黑暗吞噬,我们能做的也许就只有救赎。

锣鼓声响起,似乎我们又回到了那座有着无数传奇的梨园。那处有着我们霸王与虞姬的梨园。“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曾经的小石头现今的段老板。他可曾记得“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的小豆子。是小石头成全了后来的程蝶衣,然后张国荣才和程蝶衣互相成全。《霸王别姬》就这部电影来说谁也说不上谁成全了谁。是陈凯歌慧眼识人定下了张国荣,还是张国荣一眼相中了程蝶衣,更或者张国荣帮携了当时还只是新人的张丰毅,不过是互相成全罢了。时光的胶片凝固下当时风华绝代佳人的一颦一笑,将那个年代又一次鲜活的展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选择意味着放弃,选择责任就意味着要放弃自己的心,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选择题。《大话西游》似乎又一次将这个话题带到了我们的面前。无论至尊宝有多么深爱紫霞,要想救她就要选择不爱她。“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重来一次的机会,我会对那个女孩说三个字;我爱你,如果要给这一份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我希望是一万年。”当这句经典的台词响起的时候我想大家的眼前似乎又浮现起了那对男女,女子执剑而立男子一身喜服娶的却终不是自己心悦之人。一万年,可能真的只是戏语,但之后的城墙上深情拥抱的身影和默然离开的苍凉或许就是当初那句“我爱你”最真切的表白,爱一个人是希望她能够过得比你好,或许身边的人是不是自己也许已经不再重要。      有时我们走进电影院,或许是为了所谓的明星效应,又或许是为了自己的那一份情怀,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寻求放送的感受。无论电影是好是坏它都会给你带来不同的感受。刹那的光影的交汇就定格出别样的人生轨迹。也许我们置身之外,又或许我们早已置身其中而不自知罢了。

[1] [2] 下一页

下一条:岁月可回首

关闭